哎哟喂呀

反逆的鲁鲁修CP——朱雀鲁鲁
#天道好轮回,我又重操旧业了
#跟这个世界站反CP是怎样的痛
#开马甲战东离的雪鸦厨

Hunter & Hunter (反逆白黑,SPN设定,好像是8)

Stage 1.2.1 Messages from the Past I

 朱雀又旷课了。

 虽然距离上次旷课一周的时间还不到三天。不过显然他这次旷课没那么快回去,因为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和他学校离了半个布里塔尼亚那么远。

 “所以卡莲,你说有消息了,是?”朱雀拉开椅子坐到那个红发女孩的对面。他给自己点了一杯可乐然后给那个女孩点了她想要的。

 “喏,就是这个。”卡莲从双肩包里翻出一份前些天的早报丢给他,“藤堂先生最近在查的。”

 “这个?”朱雀指着那条关于爱荷华州的报道问道。上面写了大约两周前开始出现了大量的家畜死亡,而持续的干旱很可能导致今年的玉米歉收。看上去就像一个平常的灾害年。不过既然藤堂先生在查,那很可能是发生了一些超自然的事情,一些朱雀还没遇上过的,棘手的事情。

 “对,”卡莲端起那杯加冰的果汁喝了一大口,然后翘起一条腿架在椅子的扶手上,“我上次见到藤堂先生的时候看见他放了这份报纸在车座上——也许藤堂先生只是打算去防疫站赚赚外快什么的;回来以后我买了份一样的,然后给你打了电话——结果被你无视了。”

 朱雀有些尴尬地看了卡莲一眼。本来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看卡莲的表情就好像他做了什么罪无可恕的事情一样。他又不是故意不接电话,况且在他猜到电话那边可能是卡莲之后也立刻回拨了过去。“呃……我很抱歉,因为我最近刚刚到一所学校去上学——”

 “什么?你去上学了?”卡莲摆出一副惊诧的表情就好像她对面坐着个外星人,不过朱雀的表情并不像在开玩笑——况且没什么人爱开这么缺乏爆点的玩笑。“你真闲。”卡莲毫不留情地吐槽道,天知道她有多想逃脱那种鬼地方,可是直人总像个保姆似的跟在她后面直到她乖乖去上学。在学校里所有学生的生活永远逃不开三件事——恋爱、成绩和钱。而在她看来那些东西简直是浪费生命。

 “呃、不是的。虽然一开始是因为一直照顾我的人希望我尝试去上学还有交些朋友,但是我总觉得那个学校有些不对劲,所以我决定在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前先留在那里。”朱雀辩驳道。

 “不对劲?”卡莲依旧维持着那个看起来不怎么雅观的姿势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调侃道,“该不会是‘噢天哪!为什么我一看见她就再也无法控制心跳的节奏!’这种的吧?说起来你居然还记得怎么正常地跟人打交道,还真是稀奇。”

 “卡莲,我没开玩笑。”朱雀板起脸说。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所以可不可以扔掉你那副严肃要死的表情?我看着都要消化不良了。”卡莲摆摆手说道。大概有一分钟的沉默,朱雀正想找个话题来聊的时候,卡莲放下饮料杯抬手制止了他,然后另一只手伸进上衣口袋摸出了一只正在震动的手机,接着朱雀就看到卡莲的表情微妙地扭曲了一下。

 “噢该死,”卡莲翻了个白眼,直接把震动中的手机扔回口袋,接着利落地把散在桌上的东西扫进背包,只把那份早报留在桌上。

 朱雀大概能猜到电话那头的人。卡莲有一个优秀而严厉的哥哥。直人总是在为让自己的妹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而努力着(虽然卡莲看上去并不领情)。这令朱雀面对直人总有些愧疚。

 “噢,”卡莲停下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往外冲的步子,转身嘱咐道,“如果直人来这儿找我,记得说我没来过。” “呃。”如果可以的话,朱雀希望自己能在那之前结账走人。不过直人比他预想的出现更早。

 单肩背着背包的卡莲还没跑出门就撞在比她高出一个头还多的兄长的身上,凑巧得就像电影里的情节。

 “嗨,直人。”卡莲尴尬地打招呼,绞尽脑汁地思考着如何应对将要来自直人的责问。

 预想中的责问并未来临。直人只是拍了拍她的头然后将视线转向了朱雀。“好久不见,朱雀,”他说,“卡莲给你添麻烦了。”不同于卡莲,直人的整个童年都是在日本度过的——和朱雀差不多,因此他的言行中总是有着日本式的谦逊。

 然而这并没什么帮助,反而让朱雀更尴尬了。“不不,没有的事!”朱雀连忙摆摆手说。

 “那么我跟卡莲就先离开了,”像是看破了朱雀的尴尬,直人很快单方面结束了这次对话。卡莲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是被直人不容抗拒地推着走出门去,“改日再见。”

 “不要总欺负老实人,卡莲。”直人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对一脸气闷的卡莲说道。卡莲听了之后显得有些惊讶,她本以为直人会对她的翘课行为先展开一番说教之类的;不过更多的还是惊讶于直人话里的内容。

 “老实?”卡莲翻了个白眼,“你那是被他的外表骗了!像朱雀那种家伙,切开一定是黑的!”


 朱雀打开笔记本电脑,然后从塑料袋里抓出一条面包来叼在嘴里,接着捧着电脑坐到床上。

 用久了的电脑开机有点慢,不过他暂时还没有让它进回收站的打算。他昨天趁塞西尔外出的时候和罗伊德先生通了电话,并把卡莲留给自己的报纸拍下来发给了他。因为他出来前告诉塞西尔他只是跑来处理一只“温顺”的鬼魂。如果他告诉塞西尔实话,她很可能会阻止自己或者要求与自已同来。可这是他自己的事情,朱雀不希望再给塞西尔添更多麻烦;他已经给她添了够多麻烦了。

 朱雀吞下最后一口面包,然后在裤腿上蹭了蹭手指,戳开了罗伊德的邮件。

 很显然发生这样的灾害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罗伊德发给他的邮件中最早的一次记录是在上世纪的三十年代前后,两次灾害发生的间隔一般不会少于5年,而这样的情况突然密集出现也不过是五六年前才开始的。

 说起五六年前,朱雀心想,如果不是他活在2016年他铁定会以为这跟那个玛雅预言有关,而那些灾害就是世界末日的某种先兆。自从当上猎手之后他就再也没敢小看那些诅咒和预言,说不定它们中的哪个就在某天应验了,带来又一场灾难。


 「朱雀,介不介意我问个问题?你讨厌有人死去,对吧?那为什么要当猎手呢?说起来猎手永远都是跟在死神屁股后面可不是冲在前面呢……」

 「……因为我想救人。」

 「这样啊……这份矛盾,总有一天会害死你哟~」

 罗伊德昨晚的话让朱雀有一瞬间的畏缩。即使他已经见过太多死亡,却终究无法习惯。每当他尝试平静对待那些血浆和腥味的时候,他父亲那副呕着血沫却狰狞狂笑的样子就会出现在他身后,追着他、控诉他的罪行。他只是想救人,这样至少,即使他无法减轻自己的罪孽,也能做些补偿。何况那些鬼怪隐没在黑暗中,单方面的残杀毫无防备的人类,他无法坐视这些事情发生。既然知晓了这个世界的存在,叫他撒手不管,他做不到。无论藏在黑暗中的是什么,他都不会退缩;人反正都是要死的,既然如此,他希望为了救人而死。 


 “咚、咚、咚。”

 突然听到门口传来的敲门声,朱雀瞬间警觉起来。他没告诉过任何人他的具体位置,而且他住的也不是什么自带客房服务高级旅店。朱雀轻手轻脚地合起电脑,然后拿起枕头下面的手枪,拉下保险栓,背贴着墙壁挪到门边。
 “谁?”朱雀用枪口抵着门板问道。

 “……果然是朱雀君吗,”门外的人说道,用着朱雀很久不曾听到的母语,“是我,藤堂镜志郎。”

 藤堂先生?朱雀有些惊讶,他连忙扳回保险栓把枪别回身后,踱到门另一边撩开窗帘往外看了一眼,在确认来人无误之后赶紧打开了房门。汽车旅馆的旧门板拖过地板,发出难听声音的同时给地板又添了几条白线。

 “藤堂先生,你怎么会——”

 “好久不见了,朱雀君。”门外站着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高个男人,分叉的眉毛尾端上扬,衣服穿戴十分整齐,胡须也刮得干干净净。男人名叫藤堂镜志郎,曾是一名军人,也是朱雀以前在日本的剑道老师。“距离上次见面有一年多了吧。”他笑着说,却在朱雀侧过身迎他进屋的时候一记手刀迎面朝朱雀劈过去。

 朱雀连忙抬手挡下,藤堂顺势闪进屋里。一阵互搏之后,朱雀肩膀和肚子上各挨了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朱雀揉了揉肩膀,“真不愧是藤堂先生。”

 “朱雀君,你下手总是有所顾忌,”藤堂关好房门后转身对朱雀说,“即使是曾经的老师搏斗的时候也要使出全力。如果今天的我被邪恶之物附身的话,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是。”朱雀点点头站起身,“藤堂先生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朱雀跟着藤堂走到小圆桌旁边坐下然后问道。

 “是红月告诉我的,”藤堂两手放在膝盖上,脊背挺直着像块钢板,“我又拜托他帮我追踪了你的手机定位,得到了你所住旅馆的地址。”

 “朱雀君,”他说,“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不希望你插手这件事情,因为它的危险我们难以预料。但是我想你一定不会就此罢手,所以我才来找你——当然,我不会再试图劝你放弃。我可以把如今我们对当年的事情掌握的情况都告诉你,但是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行动;作为你的师父和你父亲的朋友,我必须保护你的安全。”

 朱雀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定定的看着藤堂,说,“对不起老师,我想——我不能跟你们一起行动。”

 藤堂跟他对视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我料到你会这么说。这些年你也历练了不少,那我就不勉强你了。”

 “那么朱雀,”藤堂说,“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们正在猎杀的东西,是恶魔。”

 “恶魔?”朱雀疑惑,那应该是只存在于圣经里面的东西,而且——“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日本?”

 “这点还不清楚,当年它们迅速出现,又迅速销声匿迹,我们根本无从查起。恶魔出现前,总会有一些征兆,比如干旱以及瘟疫;它们消失后,会在现场留下硫磺——我也是从这里才确定当年你父亲那件事是它们干的。”

 当藤堂提到朱雀父亲的死时,朱雀抓着裤子的手指突然僵直,藤堂看着朱雀的反应眼神一黯。“我们这次的计划一无所获,”他接着说下去,“我们在灾害区域的中心确定了两户可能受害的目标,日夜监视,直到最近征兆几乎消失也没有异状发生。”

 “征兆消失?这样一来那几户的人们就算是暂时安全了是吗?”

 “理论上来说是的,也许是它们计划变更或是出了意外,总之这片区域暂时安全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会有一两个猎手在这里继续观察两天,确保他们的安全。”藤堂看见朱雀明显放松下来的表情,说道,“朱雀君,对于把你带上猎手这条路,我十分抱歉。”

 “不,藤堂先生,你不用感到抱歉,”朱雀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

我尼玛我终于更新了连我自己都要不记得前情了【。
不过不想返回去看因为自从丧失技能后写出来的东西总是那么不忍直视【。

居然有4000字,在wps编辑完以后都要感动哭了……对于我这么个难产婆来说【。

前方鲁路修持续掉线……对不起好像就没怎么上线过OTZ
而且感觉这个该死的作者图省事儿直接把闹鬼镜头都省略了啊就这么不温不火地拖了大半年了【。
该死的作者争取在糊弄完1.2这个假正经的主线以后搞出点儿有惊悚元素的案件……而奋斗【。

评论(3)
热度(3)
©哎哟喂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