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喂呀

反逆的鲁鲁修CP——朱雀鲁鲁
#天道好轮回,我又重操旧业了
#跟这个世界站反CP是怎样的痛
#开马甲战东离的雪鸦厨

Hunter &Hunter(反逆白黑,SPN设定,7)

感谢我家呆颖@夏至未至-青春 【谁知道艾特不艾特得到啦管他咧】
没有对你的压迫&剥削,我就卡死在这里然后弃坑了【。
纪念我已经半死不活的翻译腔【。
——————————————————————
Stage 1.1.5

朱雀一直等到火完全熄灭才把棺盖盖回去,然后把土填平。这本应该是个大工程,可当他拍平最后一铲子土时,他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疲惫。

饥饿感倒是不少。也难怪,虽然他的作息间歇性地失去规律,但他胃袋的生物钟却一向准时。手表的时针已经指到10点,他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朱雀回到停车的地方,打开后备箱将背包和铲子一起丢进去。

来到加油站便利店,当朱雀把选好的速食食品推到店员跟前要求结账的时候,店员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门外空无一人的车。朱雀很努力地在他看向自己的时候做出一副成熟的样子,也许他成功蒙混了过去,因为店员只是把零钱递给他,然后又坐回去继续看报纸。

朱雀拧开矿泉水瓶灌了几口,之后把它又放回塑料袋里,并把袋子放在副驾驶座上。他需要找个能够停车的地方解决一下晚餐并给塞西尔小姐回个电话。从他刚刚发动车子开始他的手机就在口袋里响个不停,而加油站并不是个打电话的好地方。

朱雀拉起刹车,把热狗叼在嘴里然后掏出已经没动静的手机。

“唔……?”朱雀看着手机上塞西尔的七八个未接来电,疑惑地侧头嘟囔了一句。他三两口吃掉了那个巴掌大的烤肠面包,把手在风衣的下摆上抹了抹,然后拨通了塞西尔的电话。

“塞西尔?我是朱雀。”

“……朱雀?你那边解决了吗?”

“是的,已经解决了。对了,我拜托您帮我打听的那两个学生的情况怎么样了?”

“……情况可能有些复杂,总之,朱雀,你先回来我们再谈。”

“啊?……好。”


“发生了什么事吗哥哥?”

“嗯?没事,不用担心,娜娜莉,”鲁路修弯下腰,并让娜娜莉双手环上自己的脖子,然后自己抱起她放她平躺到床上,最后替她盖好被子。“利瓦尔的杂志社看起来又要面临破产了,因为会长拒绝批经费给他,”鲁路修笑了笑,“看来最近我有的忙了。”

“又是赌棋吗?”娜娜莉握住鲁路修帮她掖着被角的手,皱起眉头。

“我答应过你不会再做像那样的危险的事情了,记得吗?”鲁路修反握着娜娜莉的手,又将左手覆上她的手背。娜娜莉擅长通过触摸来感知世界,倒不如说,由于双目失明她不得不学会这么做。鲁路修永远不会介意娜娜莉握住自己的手来确认他的存在或者他的坦诚,因为他永远不会选择用谎言去欺骗自己相依为命的妹妹。

——当然,这不包括用善意的谎言去掩盖某些娜娜莉无法用双眼看到的,被鲁路修隔离于娜娜莉的世界之外的或残酷或黑暗的事实。


鲁路修裹着毛巾揉了揉还在滴水的头发,然后坐在床边。手机就在枕头旁边,可他完全不想碰它。他甚至因为不想听到可能的来电而在洗澡之前就关掉了它的电源。

回来之前他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医院,希望如果有情况他可以被及时通知到。可他并没料到真的会有状况发生。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简直糟糕透顶。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掺和进来,鲁路修想,那个猎手总有办法自己解决整件事。他本该不在乎这些的,因为他明白不管站得有多直,蝼蚁还是蝼蚁,这个世界不会为此而有所改变;可是他内心的某一部分竟然无法允许自己冷眼旁观。就好像他明明看不到自己的过去或者未来,却依旧丑陋地挣扎着活着一样,矛盾得可笑。

但是无论那会有多么困难,也永远别想他会有放弃的那天。一旦自己放弃挣扎,某些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可能会就此失去,而这不是他希望的结果。

当然失败也不是。所以他不会失败,不管敌人是什么。



朱雀重新出现在学校大概是一周以后的事了。

他和罗伊德还有塞西尔又做了很多调查,证实了杀死那个日本女孩的仍是先前那个鬼魂。罗伊德抱着笔记本电脑对朱雀怪叫着恭喜,结果被塞西尔打青了右眼眶。那之后朱雀为此自责了好久,即使塞西尔告诉他那并不是他的错。但是如果他动作能更迅速一点或者先到医院给她们做一些防范措施之类的那个本该得救的女孩都不会像那样悲惨地死去——腿上被刺了各种侮辱的单词然后从五楼坠下,几乎摔断了全身一半的骨头。

正当朱雀情绪低落地趴在桌子上的时候,利瓦尔突然跑过来揽住朱雀的脖子,“嘿,朱雀!想什么呢?”

“嗨,利瓦尔。”

“嘿哥们,你看上去可真没精神,”利瓦尔松开勒住朱雀的胳膊,然后顺势坐到朱雀前面的空位置上,“你居然翘了一个礼拜的课,真有你的。当心期末考试啊,别人还好说,世界史的那个老女人可不好应付。”利瓦尔说完还应景地打了个哆嗦,然后一脸同情地看着不在状态的朱雀。

“世界史?”

“对,就是你来的那天第一节课的老师,因为她的课经常是上午第一节,鲁路修总在她的课上迟到,把她气的可不轻。”利瓦尔有些幸灾乐祸地看向不远处托着额头一动不动的鲁路修,“不过那家伙似乎没什么自觉,哈哈。”

“换个话题吧,再过不久,我的《校园超自然档案》就能顺利出版了,哈哈!”利瓦尔又跑到朱雀这边揽住他的肩膀,在朱雀看起来有点像喝多了的醉鬼一样吊着嗓子说道,“揭秘这个城市夜幕下暗藏的危机就是我们的办刊宗旨!不过同道中人太少了,就连会长也……唉,”利瓦尔沮丧地叹了口气,“不过那些妖魔鬼怪确实存在的,对吧朱雀?”

朱雀有点抱歉地看了利瓦尔一眼,当做自己对他错误的第一印象的道歉。谁都没有不敬畏生命,也许只是看事情的角度不同的差异而已。

“你想多了,利瓦尔,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超自然力量呢!”朱雀耸耸肩,说道,“虽然我也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可那是电影里才有的情节啊。”

“嘿,你这家伙是跟鲁路修串通好的吗?居然用一样的话敷衍我,”利瓦尔摆出一副凶狠的模样用胳膊勒住朱雀的脖子,“还以为你跟我是一拨儿的呢,太让我失望了,朱雀!”

朱雀无奈地笑了笑,决定任利瓦尔勒到爽为止。猎手不应该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工作,这是这个世界的规矩。他们只管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清理完“害虫”就走人。无关的人没有必要知道这个世界的存在,因为那除了给他们徒增烦恼外没有丁点儿好处。

在下一节课开始前,利瓦尔终于放开了朱雀并且仍旧兴致勃勃地告诉他自己总有一天会找到某些超自然的东西。朱雀佯装断气似的回了句“祝你好运”目送利瓦尔回到他自己的座位。

事情永远都不在他空闲的时候来找他。朱雀腹诽着从右面口袋掏出一支手机,屏幕上的刚挂掉没多久的未接来电显得格外不友好。这是他唯一用“枢木朱雀”的名字买的号码,只用来联系熟人。可是这个号码他并不认识。

没过多久,同一个号码的短信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有消息了。有空打给我。

不过不是免费的,下次去Pub记得请客。”

——————————————————————

距离上一次更新有多久啦【望天【。

写完前两大段发现只有一千来字瞬间想死【。】
然后就把本身打算给下一节的内容捏吧捏吧端了一半上来【。】

接下来似乎暂时就没有痛苦的卡文了,不过不想顺着写了怎么办【。】

挑着写自己想写的情节,撸完了再回来补进展我大概是第一个【。】

天天卡文一看就不是写作的料【手动挥手】难怪作文总跑题【黑历史就不要挖了喂

扔掉STAGE1接下来直接突入STAGE2好不好:)【去死好吗

评论(6)
热度(6)
©哎哟喂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