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喂呀

反逆的鲁鲁修CP——朱雀鲁鲁
#天道好轮回,我又重操旧业了
#跟这个世界站反CP是怎样的痛
#开马甲战东离的雪鸦厨

Hunter & Hunter (白黑,SPN设定,6)

我真是个勤快的良民_(:з」∠)_【并不

————————————————————————————————

Stage 1.1.4

“嗯,我会晚点回去,晚饭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的,不用等我了——不不,也不用给我留,嗯,就这样。再见,塞西尔小姐。”朱雀挂掉电话,发动车子。大概还要半年左右他才能去考正式驾照,他可不想在那之前就被警察逮到驾驶期间打移动电话。

GPS设定在鲁路修告诉他的那个公墓,朱雀松开刹车让车子跑了出去。在不超速的前提下他大概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到达那里。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还是先解决事情再说,他可以晚些再去便利店买份快餐。

 

“米莎·奥兰托和石田美子的情况?抱歉,请问你是?……哦哦,叫救护车送她们到医院的学生吗?石田小姐的伤势没什么问题,两个人的情况基本稳定,现在在睡觉;我们已经通知了她们各自的父母,他们正在来医院的路上——不客气,我们代表病人真诚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唔——美子你怎么坐起来了?”米莎看着垂下头坐在病床上的好友,疑惑地问道。她们都在接受静脉注射,她的大概只是葡萄糖和一些镇静类药物,美子的那瓶比她多了些促进伤口愈合的药。在多少了解了前因后果之后,她能够理解美子对自己的恐惧。换作是她也会的,即使她知道那并不是对方的错。所以她现在在和美子交谈的时候,多少有些小心翼翼。

可是现在的美子有些不对劲。

“美子?”她又叫了一遍,并且用没有输液的那只手撑起身子朝对方看了过去。

针头被美子拔了出来握在手里,而她正一脸兴奋地用它划向自己的大腿。

“天哪!你在做什么!”米莎惊呼,她探出身子用一只手去阻止她的好友,然后伸长另一只手去够床头的呼叫器。她把呼叫器握在手里,可是无论她怎么摁那个小玩意都对她无动于衷,“快住手!”

米莎的呼喊换来美子的怒视,“闭嘴,婊子,”她恶狠狠地说道,“如果你不想死的话。”而她的左半边的鼻孔正向外流出黑色的粘稠液体。

 

鲁路修脸上挂起微笑,他把手摁在控制面板上,自动门朝一侧滑开。“我回来了,娜娜莉,咲世子。”

“欢迎回来,哥哥。”轮椅上的女孩朝着鲁路修的方向露出微笑,她亚麻色的蓬松头发长过腰际,甜美纯净的笑容好像坠落人间的天使。

他爱自己的妹妹超过任何人。他对过去的记忆并没有多少,而娜娜莉就是其中之一。她是他唯一的妹妹,他必须守护她。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并且他十分高兴能这么做。

“今天咲世子小姐做了日本料理,有味增汤哦,哥哥有没有闻到香味?”

“当然,”鲁路修撑开衣架将脱下的外套挂了上去并将扣子一一扣好,然后拉开长桌旁边的椅子坐下,“娜娜莉饿了吗?”

娜娜莉摇摇头,“还好。哥哥今天在学校遇到什么事了吗?”

“为什么这么问?”

“唔……因为哥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一样,不过只有一点点,只有我能听出来喔。”娜娜莉说着便笑了起来,她笑得那么幸福,就好像你从来无法想象一个失明的残疾少女能有那么幸福的表情一样。

“今天来了个转学生,是日本人。”鲁路修起身接过咲世子手中的饭菜,然后把它们一一摆放到娜娜莉方便够到的位置。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是个相当顽固的家伙。”

 

朱雀将盐和汽油从后备箱拖出来,把它们和一把铲子一起丢进背包里。然后他关上后备箱,打开军用手电的强光灯,拾起背包甩到背上。

布莱恩·沃特的墓地并不难找。公墓的管理者们不会把年轻人和老人们安排在一起。等到自己死的那天,朱雀想,那应该不会太远,他一定不会在这里,当然也不会回日本。他会像个猎手一样被火化,然后把残渣随便丢到什么地方。他不需要墓碑,因为没什么人应该来纪念他;当他做了那些事后,他也没什么资格再被摆放到枢木神社去。

“找到你了。”

在手电筒的白光下,墓碑上的字清晰可见:布莱恩·沃特,1976-1993。

 

米莎颤抖地扶着吊瓶的架子想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可是还是失败了。她不得不拖着发抖的身子爬向病房门口呼救。

无论她怎样拍打房门或是大声呼喊,外面的人都无法注意到她的存在。米莎背抵着门,惊恐地看着她的好友泛青的脸上挂着的狰狞笑容。她除了恐惧无法做任何事情,她甚至无法注意到离开血管的针头将药物送进她的肌肉组织而让她的手背鼓起了一个肿包。

“求你了……快住手……”

 

美子终于做完了她的准备工作,她把针头往床上一丢,站了起来。“啧,累死了。”她说着揉了揉肩膀和脖子,手上未干透的血黏在衣服上。

“不过,就要说再见了,小贱人。”“美子”对自己说道,她卷起窗帘,把它的下端绕过自己的脖子打了个死结。

 

朱雀握住铲子用力把木质棺材的棺盖撬开,一股腐败的气味蔓延开来。他拧开盐罐的盖子,把它们撒满了整个棺材,然后在尸骨上淋上足够多的汽油。

 

“去死吧,杂种。”“美子”站上窗边,跳了下去,承受不住人的体重的勾环没有多久就一一崩断,不停挣扎的美子和窗帘一起从五楼坠落下去。

 

朱雀划着火柴丢了下去,橙黄色的火焰骤然蹿起,照亮了朱雀眉头紧蹙的脸。

“再见,布莱恩。”他说。

 

在护士站,十五床米莎·奥兰托的呼叫器突然疯狂地叫了起来。


————————————————————————————————

加粗=时间推进_(:з」∠)_

朱雀表示感受到了来自作者的恶意【。

娜娜莉对欧尼桑麻的独占欲被识破了吗_(:з」∠)_【。

布莱恩先生觉得自己粗口爆的有点多要求换剧本【。

评论
热度(7)
©哎哟喂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