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喂呀

反逆的鲁鲁修CP——朱雀鲁鲁
#天道好轮回,我又重操旧业了
#跟这个世界站反CP是怎样的痛
#开马甲战东离的雪鸦厨

Huntet & Hunter (白黑,Supernatural设定,3)


Stage 1.1.1 A Weird Guy


阿什佛德学园。

这学校真是大得离谱。当朱雀终于在地图的帮助下赶在迟到前抵达了自己的教室时,他不得不又感叹了一遍。

昨天塞西尔对着罗伊德发飙了一个晚上——这么说似乎不太准确,因为塞西尔从始至终都心平气和地挂着微笑。事情的起因是两个味道诡异的布丁,混合着鸡蛋和浓烈的伏特加气味。塞西尔在冰箱发现了它们。朱雀知道罗伊德喜欢布丁,也知道他经常喝一些有酒精的饮料——所有布里塔尼亚的成年男子都喝过酒,这几乎没有例外。但是朱雀没想到他居然能接受这两种味道诡异的结合产物。他想,那应该比塞西尔的料理好不到哪去。因为这个,他在整理那些资料的时候,时不时会听见几声怪叫从罗伊德的房间传出来,让他一阵头皮发麻。

他整理完那些东西之后很早就睡了——当然,是试图睡了,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根据他现在低于平常值的精神状态,他显然睡得并不太好。


正当他准备趴着打个盹儿以便下课以后有精力去打听情况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然后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气喘吁吁的。

“肚子痛。”在老师询问原因之前就给出了回复,似乎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而且他的语气给朱雀一种他甚至每天用的都是同一个理由的错觉。

“兰佩路基先生,如果你认为按时上学是个负担的话,那么你只要在考试的时候来就可以了。”

“如果您愿意帮我解决出勤率不足的问题的话——我很乐意接受您的提议。”那个学生用依旧冷漠的声音回答道。

朱雀没想到他会直接冲着他走过来。班上空座位还有很多,他以为他会坐在别的位置。所以当他站在朱雀旁边的时候,朱雀愣了一下,然后腾地站了起来,然后对上二十公分外的一双紫色眼睛。

他在布里塔尼亚生活了几年,西方人和东方人瞳色差距很大,还有发色也是。这几年他见过各种瞳色的人,但他发誓从没见过这样的紫色。盯着它的感觉就像中了某种致幻剂一样。糟糕。

“你——”对方看着朱雀皱了皱眉。

“你、你长得挺漂亮的。”朱雀并没有注意,自己这句话说出来时,用的是母语。所以并没什么人听懂了他究竟嘟囔了句什么。

“什么?”对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依旧拧着眉头。

噢该死,他都说了些什么!朱雀懊恼地抓了抓头发,没有什么比这更蠢的了,不过好在对方没听懂,如果是他被别人说长得漂亮,他确信自己会给那个人一拳,也许两拳——在两只眼睛上。“没什么,呃、唔,我是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坐在这里。”他觉得他对这些字母组合的运用能力倒退回了七八年前,甚至拼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真是糟糕透顶。

“……没什么。”对方说完,从朱雀身后椅背和桌子的缝隙走到朱雀左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朱雀跟着也坐下来,在书桌后面伸出右手,说道,“我叫朱雀,枢木朱雀。”

“……鲁路修。”对方看了眼他表示友好的右手,然后无视了它,“鲁路修·兰佩路基。我不太喜欢和别人同桌,所以能不能麻烦你之后换到其他位置?”

真棒,一次失败的交友经历,朱雀想。当他以为这次对话彻底结束的时候,对方低沉冷漠的声音又从他的左耳钻了进来。

“你说你觉得我长得挺漂亮的,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

“啊?”朱雀又是一愣。

“也许我应该说句谢谢,”鲁路修的表情和声音一样没什么起伏,“谢谢。”

“……”朱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知道他现在多么想趴下睡过去,可是他居然该死的一点都不困了。


“Hey,你知道咱们学校里最近有个学生自杀了,对吧?”

“知道,本森·唐,可怜的家伙。”

“他不是自杀的,相信我,我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算要吞化学试剂,谁会用硫酸?还把自己泼得全身都是。”蓝头发的男孩儿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说道,“那儿有什么人,不,是什么东西,想杀他。”

朱雀刚把他的东西整理好放到另一张桌子上,就听到这样的对话。本森·唐,前天报纸上的遇害者的名字。

“Hey!你们在说什么?”朱雀倒坐着椅子蹭到那两个人旁边,一副兴趣满满的样子,“别看我这样,我可是这些东西的狂热粉丝。快来吧,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蓝头发的男孩儿看了看他,转了转椅子朝向他们两个人,接了下去:“警察到的时候,我偷偷朝里面看了一眼,那场景,天哪,本森把自己溶成了一团肉酱!他不仅把硫酸喝了下去,还用它泼了自己一身。他一个人关起门来用光了整个实验室的浓硫酸。”

另一个人抖了抖,显然他脑中形成的那副画面让他并不怎么好受。

朱雀皱着眉头,是复仇还是……?他完全弄不清楚这个愤怒的鬼魂究竟想干什么,他所知道的三个受害人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他们甚至从没见过对方。——等等!

“然后呢?”朱雀催促道,“报纸上一共登了三个自杀者,还有另外两个,你一定也知道他们的一些什么,对吧?”

“你真行,”蓝头发的男孩儿看了看另一边状态不佳的那位听众,咽了咽唾沫,“不过不是三个,是四个。在我还在初中部的时候,学校里就出过一次自杀事件。不过因为卡特·李的父亲早就死在工地事故里,他的母亲也在儿子死后得了失心疯,住进精神病院,所以这件事就没见报。据说他自己吞了一包图钉,图钉诶!一般人自杀谁选择这种方式?除非他是个M。”

朱雀无视了他的最后一句话,说道,“我猜,他们都是亚洲人?”

“你真聪明!——呃……”

“朱雀,枢木朱雀。”

“噢,朱雀!你太棒了!还有,我叫利瓦尔,利瓦尔·卡德蒙德。”蓝头发的男孩儿说道,“看你这么有潜力我再透露给你一个‘独家新闻’好了。我们黑进学校的档案库,发现了一个嫌疑人——布莱恩·沃特,严重的种族歧视主义者,尤其针对亚洲学生,因为殴打同学被学校处罚过不知道多少次。后来死了,据说是自杀。不过,hey伙计,可别告诉别人,不然我们这期的《校园超自然档案》可就泡汤了。”

“《校园超自然档案》?”

“对!这可是阿什佛德学园的活力源泉!”

他完全无法理解对方的逻辑。他只知道有人正在遭受死亡,而另外活着的那些正在被死亡的恐惧包围。他得去解救他们,这是他的工作,也是责任。

“等等!”利瓦尔盯着朱雀,突然惊叫一声,尾音破了音诡异地上扬,“因为你的头发也不是黑的眼睛也不是所以我根本没注意……朱雀,你也是亚洲人?”

“对,我是日本人。”比起利瓦尔的惊慌朱雀倒显得十分镇静。倒不如说,因为知道自己是目标之一反而令他轻松起来。他可以解决的,况且,他一点儿也不希望看见有人在他面前被那些东西夺走性命。

“那你快躲远点吧!好多亚裔的学生这几天都翘课回家了。”

“放心吧,利瓦尔,不过谢谢你的关心。”


不远处,假装注视着课本的鲁路修听着那边的对话在朱雀的故意岔开话题下变得乱七八糟最后转到泡妞上,终于收回注意力和不时投过去的视线。

猎人……枢木朱雀。


——————————————————

本身想一章搞定的,结果发现……还是把ghost学长扔到下一章吧,Hunter朱雀大战ghost学长,意外带感(并不)鲁鲁全程围观(什)

由于CG原著中布里塔尼亚其实是在北美的那么就决定语言习惯按照美国来了【反正看的基本是美剧【什】原著里面除了帝都潘德拉贡以外再没有别的地名出现素材太少真是忧伤【。

然后……又是我最纠结的地方_(:з」∠)_Hey=嘿让我觉得很像傻笑(什)=嗨又让我觉得很嗨(你到底在说什么)虽然违反汉语使用规则还是决定直接上Hey吧【。


#下周二开考专业课依旧不务正业#
#鲁鲁继续求赐脑力保佑不挂#

评论
热度(8)
©哎哟喂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