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喂呀

反逆的鲁鲁修CP——朱雀鲁鲁
#天道好轮回,我又重操旧业了
#跟这个世界站反CP是怎样的痛
#开马甲战东离的雪鸦厨

Hunter & Hunter (白黑,Supernatural设定,1-2)

发现清理撸否的时候不小心手滑了1,于是补上~
这里是1&2
——————————
*Based on Code Geass & Supernatural.

Stage 0.1.1

a.t.b. 2010,日本

“再来!”

“呀——!”

“告诉过你不要只想着攻击对方的头,再来!”

“可恶!呀——!”

枢木朱雀,十岁,家住在山上的枢木神社。父母似乎是在经营神社,但也没人真的去打听,因为没有必要。这个年代很少有“邻居”之类的概念,更别提有人会大老远跑去关心神社里面十岁的孩子常年神隐的父母。“朱雀君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每次遇到都会充满活力地打招呼。”大概邻居之间的交流仅止于此。

不过这对朱雀来说没什么好介意的。他的生活单纯到几乎是两点一线,比起神社附近的阿姨们叫什么名字家里有几口人,他更关心今天能不能打败武道馆的藤堂老师以及晚上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多得到几只鸡腿。

“啊好饱好饱~”朱雀挺着吃的滚圆的肚皮躺在走廊上,以一个看上去并不怎么舒适的角度弯着脖子,头顶撑着地盯着被银河贯穿的天空。

夜晚凉爽的风吹进他的袖口和领口,真是再好不过的天气,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今天藤堂先生都教了些什么?”询问的声音和脚步声一起传来,从朱雀脚底的方向。不过今天的他显然由于心情不错并没注意到。

“什么什么式,不过藤堂老师说我可以叫它‘枢木踢’,因为那个名字对小孩子来说念起来太困难。嘿嘿,等我练熟了一定能用它打败藤堂老师!”一边说着,朱雀终于放弃了那个光是看着就令人难受的颈部姿势,然后朝天空扬了扬拳头。

“‘咕噜咕噜踢’?那是什——噢朱雀,我告诉过你不要吃完饭就躺下来,尤其是躺在地上,你是想拉肚子吗?或者想长一个你父亲那样的肚子?”
朱雀几不可见地瑟缩了一下,他腾地一下坐起来,“别提父亲,求你了。”

“如果你能选择在院子里散散步而不是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我会的。”女人说着,走过来坐到朱雀旁边,“你知道那不仅对消化不好,而且……”

又来了,如果不阻止她的话他发誓他的耳朵会死在今天晚上。早知道就应该在她走进来之前跑到院子里去“散步”。

“快看!那是什么?流星吗?”朱雀决定找些东西来转移她的注意力,然后刚一转身就看到这一幕,这令他兴奋地扯着旁边的人大叫。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到流星,不是从电视上,而是真正用眼睛看到的。

“怎么会有流星呢,现在还不到日子——”像是为了让她确信一样,在女人抬头看向天空的时候,又一条光亮的弧线出现在天空。

“可是……”女人想说些什么,扭过头发现朱雀正在撑着脑袋努力想自己该许个什么愿望。唔……娶个漂亮温柔的新娘子?不急不急。得到Lancelot限量版模型?感觉有点浪费。那就希望能尽快打败藤堂老师吧!

“朱雀?那个可能不是流星哟,因为你看,它的尾巴到现在还在呢。”

“啊?那它是什么?”

“唔……大概是陨石?”

“随便啦,陨石和流星也差不了多少嘛! ”朱雀摆摆手说道,“反正我已经许愿啦,不管你是流星还是陨石都要保佑我实现愿望!”说完,朱雀威胁似的冲着“陨石”的方向挥了挥拳头,并不知道明天迎接他的将会是这个夏天的终结。

隔天傍晚开始,枢木神社再也没有灯光亮起。不过,要等到周围人们注意到那个有着湖绿色眼睛、名叫“枢木朱雀”的小男孩再也不会顶着一头毛茸茸乱糟糟的棕色头发出现的时候,大概还需要一个月甚至更久。

Stage 1.1.0

a.t.b. 2016 布里塔尼亚

“让我去上学?”

“对,朱雀,上学。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跟理事长说好了,虽然你没有高中以前的学习经历,但他们还是同意让你入学——”

“等等,塞西尔小姐,”朱雀抬手打断她,“一旦事件结束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你知道的,我不能——”

“猎人不能待在一个地方太久,当然,我知道,”塞西尔制止了朱雀接下来的话,接着说道,“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有正常人的生活,你值得这些。你才16岁,你应该去上学,你需要交一些朋友或者……或者谈一段恋爱,而不是整天对着那些妖魔鬼怪只想着如何杀死它们。你不是个冷血的杀手,朱雀,你是个人,别太逼自己。”

“……”

“答应我,只要是空闲的时候,就去上学,”塞西尔翻着衣柜,说道,“如果有状况你可以随时离开,解决了再回来,我向你保证你不会被开除的。”塞西尔终于抽身离开了那个简陋的衣柜,看上去大概已经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校服不错对吧?噢抱歉,它被我弄得有些皱,相信我它之前看起来非常好。不过我会帮你弄好它的——在你明天需要它之前。”塞西尔说着将手里提着的两件衣服团了团连同腰带一起丢进洗衣篓里。

“对了,你看到罗伊德了吗?他说要把昨天的报纸和查到的资料一起交给我。”

“也许在他房间的桌子上或者厨房的冰箱上面,你去找找看。”塞西尔又把一些衣服塞进那个已经塞到倒不出来的洗衣篓,然后努力拖着它走向洗衣机。

比起只有罗伊德自己知道构造的他的古怪房间,朱雀决定先从厨房找起。罗伊德经常会在塞西尔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进厨房,找一些还没被做成“塞西尔牌三明治”的吐司来填饱肚子,顺便拿出最多两个小时前放进冰箱的啤酒。塞西尔严格禁止朱雀碰任何含有酒精的饮料,理由是未成年。因为这样,罗伊德的行为也被大幅度地限制了——并且反抗无效。

找到你了。朱雀取出被放在用来晾干蔬果的不锈钢架子上的报纸和一些资料——罗伊德总分不清它和书报筐的区别,摊在外面的版面上的那条新闻,正文第一行的某个单词被罗伊德用红笔圈了三遍。很面熟。

“塞西尔小姐,你在吗?”朱雀翻着资料从厨房走出来。

“进去,该死的!唔?我在这里,怎么了?” 

塞西尔扔掉洗衣篓,关上洗衣机门,起身发现朱雀正从门口走进来。塞西尔连忙理了理头发,好让它们看上去不那么狼狈。

“怎么了,朱雀?”

“唔……刚刚你说让我去的那所学校,名字是什么?我没太记清。”

“阿什佛德学园。”

“阿什佛德?是这个阿什佛德吗?”说着,朱雀把罗伊德圈了三遍的那张报纸递到塞西尔面前。

标题写着:校园自杀案频发!是变态杀人犯所为还是单纯的巧合?

 

“……”该死!难怪罗伊德一脸兴奋地同意了她的提议,还“好心”地建议几所学校给她!她敢打赌其它几所学校也一定好不到哪儿去。不,现在取回朱雀的学籍也许还来得及,可是朱雀一定不会同意的……可恶!还是应该先去杀掉罗伊德!

————————————————————
【其实我觉得这一坨坨信息量超大的(自我感觉良好)】

【比如说罗伊德的小毛病(?)(大概是个死宅】

【其实我一直没看出来塞西尔原著本作里面是喜欢朱雀的不过还是决定这么干】

【希望欧美化一点点于是参照北美版CG称呼大多数时候直呼姓名(不过娜娜莉我实在……(你还是叫哥哥吧)】

【为了需要让阿什佛德来了布国(不然大家怎么耍)】

【如果我以后还记得……那么这章就不会是BUG(。】

【废话比正文还多我一定是第一个】

评论
热度(3)
©哎哟喂呀 | Powered by LOFTER